搜作文      投稿须知

母亲与她的驴

海口作文网 http://zuowen.hkwb.net  时间:2016-09-18 08:43

  有一年春天,大概是我还没有上小学前,爷爷突然说自己不种地了,他来家里说要把驴卖给父亲。我记得正好白马死了,春耕在即,父亲确实需要一头牲口。

  这头驴就这样来到家里,按照标准来算,它是高个,骨节宽大,土灰色,虽然小腿细长,但整体颇有阳刚之气。唯一的不足就是左眼是瞎的,向外鼓着,里面混沌一片。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一点,和其他驴比起来,他有点沉默,在路上见到同类时,不会发疯地冲过去,顶多叫两声,只要一拉缰绳,它就老实了。

  从一开始母亲的高兴就大过父亲,她觉得养驴比养马好,马太高大,暴虐,女人驾驭不了。驴不一样,驴性格温顺,因为个头的关系气势也不压人。母亲早晨起床第一件事就是从厨房拎出一桶水,站在旁边,看着它一口口喝下去,然后她给它拌燕麦,之后才进屋做饭。

  我记得大概就是从那年开始,每到春耕和秋收的时候,父亲也开始忙了起来,谁也不知道他具体在忙些什么。他总是深更半夜回来,早晨起床就走,可是他不是一个有工作的人,和小镇上大多数男人一样,他是个农民,天知道为什么不着家。母亲对邻居说,一边落下泪来,因为即使忙得不可开交,他也照样出门,严格遵循自己的时间表。

  母亲只好一个人赶驴下地干活,她能发出几种不同的命令,yu,wo,kao,意思是左转,右转,停下。她会故意把声音放粗,让气息完全震动胸腔,显得更有气势些。似乎不这样驴会质疑她的权威。但其实驴的耳朵能分辨几个简单的发音,我想大概不会在乎男女。

  母亲变得越来越沉默了,但她从未失掉照料驴的耐心。此后的十多年间,每到农忙时,在父亲故意喝醉并把自己喝倒的日子里,我总是在早晨上学前看见母亲,她的脸阴沉着,她的手指飞快地忙活着,熟络地套鞍,那只驴温顺,低着头,像教堂一样静默地站立着,在她们之间有种默契。现在想来就是这默契一次次阻止了母亲伤心的时候从生活里掉下去。

  这样的生活直到有一天父亲的去世突然中止。之后我去了南方读书,母亲不种地了,她把地包了出去,那头驴突然变得无用了,当我寒假放假回家,它很明显地显出了老态,走路像个瘸子踮脚,母亲对它照顾备至,白天她把大门锁好,让它在院子里自由走动 ,晚上温度低,她怕它冷,把它牵放在仓房里。我想在我不在家的日子里,孤独寂寞的母亲就是这样每天一日三餐地喂它,准备草料,以此来度过时间的吧。

  可是有一天母亲说有事要出门,临走时她告诉我,有人会来,给我钱就让他把驴牵走。我愕然,之前并没有听过她要卖驴,她竟一次也没和我提过,从母亲脸上我也看不出伤心或不舍,我也没有提出异议。后来当那个驴贩子把四百块钱放在我手上时,窗外他的同伙正牵着它向大门走去,我一直盯着它,呆立着,看见它这座静默的教堂一点点地从我眼前消失。

海口作文网 http://zuowen.hkwb.net [来源: 海南日报] [作者:叶美] [编辑:吴茜] 


网友评论


海口作文网联系电话:0898-66835632 QQ:81637827 E-Mail:81637827@qq.com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