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作文      投稿须知

荸荠

海口作文网 http://zuowen.hkwb.net  时间:2016-09-18 09:25

荸荠。  

  荸荠,我们平时见到或吃到的,是它的球茎。它应该算是一种蔬菜,却更多人是当水果来吃的。尤其在几十年前,乡间普通人家一年到头几乎吃不上真正的水果,所以荸荠对于嘴馋的孩子们来说就显得十分重要。荸荠一般不单独做菜,有将荸荠清水煮熟了来吃的,但那不是下饭菜,只是作为一种零食。

  荸荠有好多别称,有些是跟颜色外形相关,如马蹄、地栗。也有从口感等方面的特征来说的,如地梨。

  荸荠皮红肉白,从外形上看,我总觉得有点像算盘珠子,扁扁圆圆的,很光滑,表面有三五个环节,犹如地球仪上的赤道和极圈。荸荠的颜色属于深红乃至黑红,与糖炒栗子颇为相仿。过去苏北乡下的家具,诸如八仙桌、立柜、五斗橱等等,大多漆成这种颜色,显得喜庆而不轻浮,豪华而不张扬。这种漆也便称为“菩荠漆”,因为苏北的一些地区把荸荠叫做菩荠。

  有个给孩子们猜的谜语:“一个坛子三道箍,里面装满白豆腐。”谜底便是荸荠。这条谜语虽说很形象,但用豆腐来比喻荸荠的果肉,极不恰当。荸荠果肉可以和梨子相比,特别脆甜,水分多,几乎没什么渣子,所以称之为地梨是有道理的。

  江浙一带是鱼米之乡,一望无际的平畴生长着水稻这些农作物。荸荠就是长在水田里的。深秋是它成熟的季节。天已凉,田里的水也冷冰冰的,可是庄户人家不会因此而缩手缩脚。我们那时最爱干的事情,就是卷起小裤腿,光着小脚丫,跟在大人屁股后面去“踩”荸荠。脚下是丰腴的泥土,一脚踩下去,在柔软的淤泥里陷下去好几寸,若是碰触到圆圆的硬硬的滑滑的小东西,那必是荸荠无疑了,弯腰探手将它抠上来。因为是大人们“踩”剩下来的,得到一个自然欢喜不已。有时嘴馋起来,就着农田里的水洗一洗,揪去顶上尖尖的蒂儿,连皮咬下一半,那甘甜的汁水,数遍田里长过的所有东西,也得排它头一名。不等慢慢嚼细,另一半早就塞进嘴里了。

  荸荠也可煮着吃,煮熟的荸荠有一种夹带着甜味的香气。咬开一看,原本雪白的里面变了颜色,犹如微绿温润的玉。

  “踩”回来的荸荠,一时吃不掉,就得贮藏起来。北风刮过,天气越来越冷,这给荸荠的收藏创造了特别适宜的条件。将荸荠盛在大竹篮里,挂在通风的檐下,荸荠很快就会风干。风干的荸荠失去了水分的滋润,表皮起了密密的皱褶,却依然很好吃,而且比鲜嫩的那种更甜。上世纪30年代在上海,冬春时节,鲁迅寓所里总贮存不少风干的荸荠,或许是故乡的亲戚朋友送来的,鲁迅一家三口都喜欢吃,有时还拿出来招待客人。

海口作文网 http://zuowen.hkwb.net [来源: 海南日报] [作者:成健] [编辑:吴茜] 


网友评论


海口作文网联系电话:0898-66835632 QQ:81637827 E-Mail:81637827@qq.com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