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作文      投稿须知

郑愁予海南行

海口作文网 http://zuowen.hkwb.net  时间:2016-09-21 11:28

  《郑愁予诗选集》  台湾当代诗人中,余光中先生之外,令我倾心敬佩者,当数郑愁予先生了。其抒情诗《错误》,常读常新,是我口中咀嚼了大半辈子的橄榄。

  2015年12月5日,海峡两岸诗会在椰城举行,朋友说郑愁予先生将莅临诗会,并于次日下午在海南大学举行专题讲座。惜乎那两天单位都有重要活动,我分身乏术,不免惆怅。朋友电话中说:“没关系的呀。先生已答应6号晚上到我的咖啡馆来,小范围茶叙谈诗,到时你来就可以啦。”

  “此话当真?”

  “昨天晚上,报社记者和我们几个年轻人,到先生下榻的酒店去看望他,恰好是先生的八十三岁生日。先生一时高兴,多喝了几杯红酒,后来从背包里掏电脑时,不小心被放在背包里的剃须刀划破了手指,血流不止,酒店的医生处理不了,是我开车把先生送到省医院急诊室的。路上先生问起我的姓名,得知我也姓郑,当即就认我为本家孙女。说好了晚上九点,到咖啡馆茶叙呢。”朋友回应说。原来如此,看来先生确实是一位蛮有情趣的老人,诗心如初,童心不泯。

  6日晚饭后,我携妻早早地来到朋友开的咖啡馆,推门一看,早有三五个青年诗人已环坐于矮桌四周,静待先生的到来。但直到深夜十二时,先生才在一群人的陪同下来到咖啡馆。

  “你们坐那边去,不要影响我们的交谈。”先生刚一落座,就用手指着陪同的那群人,把他们打发到一个角落里去了。“对不起,来晚了。今晚大家难得高兴,贪杯了。” 先生诚恳地说道。柔和的灯光下,先生满面红光,炯炯的眼睛里写满了慈祥与爱意;灰白相间的一头浓发,诗意地卷曲在额前,又飞扬在脑后,平添了几许风度与风骨;深色西服内,是一袭粉红色的方格衬衣,讲学时系的领带已被取下,越发显得平易而洒脱。这不就是久存于心底深处的诗人的形象吗?恍惚之间,好像早就认识先生似的,没有半点陌生感和距离感。当我把这个想法告诉先生后,他呵呵一笑,随口说道:“《红楼梦》第三回写宝黛初次相识,宝玉脱口说道:‘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贾母笑道:‘可又是胡说,你何曾见过她?’宝玉笑道:‘虽然未曾见过她,然看着面善,心里倒像是旧相识,恍若远别重逢的一般。’ 这或许就是缘分啊! ”

  当晚,我们谈诗歌,谈人生,谈海峡两岸的文学,谈两岸三地的作家,谈当代中国的诗歌流派,谈现代文坛的掌故雅闻,学术问题力求深透。先生谈到高兴处,朗声说:“谈诗以下酒,读书且品茶。今晚我们是在谈诗呀,没有美酒怎么能行?”

  据陪同者说,先生晚餐时已经喝了四两白酒,年寿八三高龄,又有血压偏高症状,唯恐其身体不支,于是好言劝慰,转移话题,以茶代酒,期许明日再饮。“那就少喝一些吧!”先生略作让步,说道。为了不拂先生雅兴,便打开一瓶国酒,端上四碟点心,添酒回灯,重开小宴,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先生三杯下肚,不禁连呼好酒。在酒精的刺激下,大家随着先生情绪的高涨而越发高涨。先生兴之所至,击箸为歌,一曲醇厚的男中音《夏日的最后一朵玫瑰花》,把听者带入遥远而宁静的胜境;接着,古韵悠悠的《卿云歌》,又把听者拉回到了洪荒缥缈的时代。

  夜色阑珊,星月催人,直至凌晨二时许,才将先生送回所下榻的酒店,依依惜别,相约再聚。道别之际,先生用手指着刚刚签名以作存念的《郑愁予诗选集》,郑重地向我说道:“台湾志文出版社印制,1975年11月1版3刷,整整四十年了。就是在港台地区也难得一见,连我自己手头也没有此书。可要好好保存啊!”见我颔首不已,先生挥一挥衣袖,含笑走进了酒店的大门。

海口作文网 http://zuowen.hkwb.net [来源: 海南日报] [作者:明斋] [编辑:吴茜] 


网友评论


海口作文网联系电话:0898-66835632 QQ:81637827 E-Mail:81637827@qq.com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