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作文      投稿须知

丝瓜

海口作文网 http://zuowen.hkwb.net  时间:2016-09-21 11:29

丝瓜  

  每年在胡同顶头巴掌大的闲地儿,在院内花池的墙根儿,都会种些不同的瓜菜,作为家乡清物的丝瓜从没有被遗忘过。有人戏称丝瓜为“小家碧玉”,缘于丝瓜在古代不为达官贵人赏识,也很少在食单上显头露脸;丝瓜色泽绿得光彩照人,尤其是那淡黄无杂色的丝瓜花,再顶着些露水的样子端的惹人喜爱。

  丝瓜原产欧洲南部和亚洲西部,经“丝绸之路”从西域流布中原,经印度传入中国南方,而具体年代却不易寻考。明代汪颖《食物本草》中说,“丝瓜,本草诸书无考。”药书上始载丝瓜,见明代李时珍《本草纲目》,“丝瓜,唐宋以前无闻;今南北皆有之,以为常蔬。”其实,宋代对丝瓜已有记录。陆游《老学庵笔记》提到,“丝瓜涤砚磨洗,余渍皆尽而不损砚。”杜北山《咏丝瓜》诗云,“数日雨晴为草长,丝瓜沿上瓦墙生。”郝经也有《咏丝瓜》诗句,“狂花野蔓满疏篱,恨煞丝瓜结子希。”这说明宋朝时期对丝瓜的认识和利用已经达到相当的程度,明代时期已经广泛分布在全国各地了。

  盛夏或初秋,菜市上大致有三种不同形状的丝瓜。一种细长圆筒状,表皮有茸毛,皮儿绿色间有深绿色条纹,无棱,像棒槌,这是北方人常说的“棒槌丝瓜”。一种呈纺锤状,皮儿有皱纹但无茸毛,表皮稍硬,有棱且以八条棱者居多,这是从南方引进的“棱丝瓜”“八棱丝瓜”。还有一种长达一两米、研发年代不久的蛇形丝瓜,谓之“蛇丝瓜”,与上述两种丝瓜同科不同属,因其形体特殊,也成为了一种观赏植物。

  丝瓜为夏令佳蔬,可汤可菜,荤素两宜,独具清香,爽口不腻。据传吃丝瓜可以传递国家友谊。说的是一位非洲国家的元首来华访问,宴会上发现一道“炒三丝”中竟有丝瓜,十分惊讶,因为他的国度种丝瓜很多,但只作洗涤工具,从不食用,当场请教做法后准备回国大力推广食用。吃丝瓜还是一种乡情。美国华裔女作家农妇写过一篇《瓜朋豆友》,说自己就种丝瓜,吃时舍不得刨掉太多皮,小心翼翼地炒熟,一小片、一小片的慢吃、慢嚼,瓜的清香,思乡之情,久久地留在嘴里,念在心中……

  丝瓜通体可入药。瓜藤活络止痛;瓜叶内服清暑,外用止血;瓜子润燥化痰;瓜根解毒消肿。《陆川本草》清楚地指出丝瓜的药用价值,“生津止渴,解暑除烦”。纳闷的是,丝瓜汁的功效,目之所及,论述无多。倒是前年深秋的一个傍晚,妻子拣一根粗壮的丝瓜藤,小心地用刀割一道口子,下面对准一只塑料瓶,第二天早晨收获些绿绿的丝瓜汁。“弄这什么用?”“人家说,可以当洗面奶”。丝瓜汁养阴滋肺、止咳化痰的药效,则是最近翻书所得。日本明治时代的著名俳人正冈子规,在三十六岁危若悬丝的前一日,写下三句皆为“丝瓜”的绝唱:“浓痰壅塞命如丝,正值丝瓜初开时”“清凉纵如丝瓜汁,难疗喉头一斗痰”“前日丝瓜正鲜嫩,忘取清液疗病身”。平淡当中的忧伤,来日苦短的悲悯,三句俳句成为日本人传唱不已的名侍,子规的忌辰也更有特别意味地称之“丝瓜忌”了。

  丝瓜之谓丝瓜,因其老后瓜内有紧密交织的网状筋络。到了深秋,丝瓜枯萎,瓜里的丝状物硬而又有弹性,韧性足而又不易折断,可用来清碗洗碟,可用来洗面擦身,有宋代诗人赵梅隐《咏丝瓜》诗为证:

  黄花褪束绿身长,百结丝包困晓霜。

  虚瘦得来成一捻,刚偎人面染脂香。

海口作文网 http://zuowen.hkwb.net [来源: 海南日报] [作者:刘学文] [编辑:吴茜] 


网友评论


海口作文网联系电话:0898-66835632 QQ:81637827 E-Mail:81637827@qq.com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