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作文      投稿须知

“妇人之仁”是写作者身上动人力量

海口作文网 http://zuowen.hkwb.net  时间:2016-12-19 16:58

  作为第三届深圳文学季的重要项目,由深圳市文联主办,深圳市作家协会承办的2016女性作家峰会昨天在深圳开启,周晓枫、滕肖澜、金仁顺、黄咏梅、魏微、吴君等六位女作家相聚深圳,与牛玉秋、胡殷红等文学评论家和作家展开对话,共同探讨女性作家的性别认知、成长经验与文学想象。

  “美女作家”也是一种豆腐渣工程

  对女性作家的性别认知这一问题,作家、北京市作协驻会专业作家周晓枫坦言“性别并不是我经常思考的问题”。

  此外,她对一些作家喜欢贴“美女”标签的现象很不感冒。在她看来这种称呼本身就是一种反讽,“单纯以美女标准衡量,她不够资格,单纯以作家标准衡量,她也不够资格。但两个结合在一起就说得过去了。她会写作,你就得给她的外貌加点分;她是美女,可以靠脸蛋却在靠才华,已经很了不起了……”她说,这其实这是一种作弊。

  周晓枫认为,作为一个作家,首先你的作品要写得好。至于作家本人是男是女,这是她的自然属性,不应该用作家的女性身份去要求读者的宽容,打上“美女”标签实际上是作家在替自己写作的薄弱找借口,所以她指出,所谓“美女作家”其实也是个豆腐渣工程。

  不过周晓枫并不否认女作家写作中的女性特质。她说,有些评论家谈起女性写作时会强调一些弱点,比如女性作家强调自身的感受或内心的经验、比较感性、破碎、沉迷于细节,但即便如此,她认为“妇人之仁”对女性和男性作家都是重要的立足点。“至今,我依然觉得‘妇人之仁’是写作者身上非常动人的力量。这个‘妇人之仁’可能没有理性,它也可能不计后果,还可能带来很多的麻烦和后患。但就是那种不忍、不舍特别动人。有的时候,这类作品呈现的不是文学的软弱,而恰恰是对僵硬的道德形成一个对抗的、冲击的力量。”

  “我是女性主义 而非女权主义作家”

  在谈到自己被贴上的“女性主义作家”这一标签时,吉林省作协副主席金仁顺幽默地回顾了自己的成长。她说自己是在朝鲜族水土里长出来的人,“我爸爸的朋友圈基本是朝鲜族人,朝鲜族对吃吃喝喝的爱好由来已久,所以小时候一到周末我们家就请客、吃饭。所有的男客人都在酒桌边坐着,而包括女主人和女客人等所有的女人都在厨房里干活。”

  金仁顺说,朝鲜族女人个个特别能干,而朝鲜族男人则个个像大爷一样,“凭什么呀?”这样的现实令她从小就感到十分不平,以至于在后来的写作中,金仁顺将自己对一些朝鲜族男人的不认同不知不觉地写进了自己的小说,也因此被“贴上了女权主义的标签”。

  金仁顺则认为自己是“女性主义作家”而不是女权主义者。她笑称自己是被男女之间不平等的现实逼迫成为“女性主义作家”的。

  而对“女权主义”,几位女作家都表示并不赞同。在她们看来,女权主义者以一种强烈的态度表达自己,对男人赞同的都反对,对男人犹豫的都要呐喊,这是一种化了妆的男权主义者。周晓枫说,自己并没有感受到男性和女性在交流过程中达到鸡同鸭讲的难度,“这个世界非常辽阔,如果世界是一头大象,那么我们每个人都只触摸到了一个局部,只有通过与他人在尊重基础上的交流,我们才能逐渐勾勒起完整的世界,所以男性和女性之间正像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一样,最重要是彼此的尊重,尊重之上的经验和分享是特别美妙的事。”

  深圳为什么关注中国女作家

  到本届深圳文学季,女性作家峰会已经举办了二届,并固定下来成为一年一度深圳文学季的重要活动,那么这一关注中国女性作家成长和写作的峰会为何会由深圳而不是其他城市创办?

  峰会上,深圳市文联专职副主席顾焕金表示,这是因为在深圳这片文学土地上,女性作家的群体庞大而引人注目。深圳女作家中卓有成就和大有影响者很多,她们在文学写作上的理念、表达和需求都与男性作家有所不同,“这是我们深圳文学界的一个现象,所以深圳文学季专门为女性作家设计了这个峰会。”

  顾焕金说,在上一届女性作家峰会上,多位女作家就全国女性作家写作的现实状况展开交流,她们的观点给了深圳文学界很多有益启示,针对深圳的女性文学创作,结合,我们应该说,领悟和思考到了深圳文学尤其是女作家队伍方向在哪里,目标在哪里?为了文学的道路怎么走,都有了基本的思考。

  他表示,深圳文学季将继续把“女性作家峰会”这一文化品牌做强做大,纪录、思考和探索为中国女性作家的创作之路。

海口作文网 http://zuowen.hkwb.net [来源: 深圳晚报] [作者:] [编辑:吴茜] 


网友回帖


海口作文网联系电话:0898-66835632 QQ:81637827 E-Mail:81637827@qq.com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