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作文      投稿须知

聪人听风

海口作文网 http://zuowen.hkwb.net  时间:2017-03-01 09:30

  他是一聪人。

  不知道什么是聪人?郁闷。就是耳朵好使的人,简称聪人。逆着风,他就能听到百米之外蚯蚓拱土之呢喃;隔着浪,他就能辨出深水的带鱼摇尾之啪啪;打着雷,他也能只到大雁落队后寻找雁阵之哽咽。

  有特殊才能的人往往懒得活动,聪人也不例外。这样以来,他就听懂了屋里屋外,众多物件的说话声了。

  下过初夏的雨,放眼楼下,到处是树的不很饱满的绿。这种绿,让植物呈现出蓬勃生机。起风了,是这些树让聪人看到风的。聪人想,是树招来风,让风们把自己的绿摇曳得更加饱满;还是风害怕这些嫩绿禁不住太阳的强光,刮来一些坚强的黑色,进入柔嫩绿里。

  不管是树招来的风,还是风找到的树,都是树之摇摆让聪人看到了风。

  聪人就问树,“是你招来的风?”

  树说:“不,只是我一动,大家都以为是我招来的风,你问问,你四周的窗户,风也经常找它,还有你住的楼房。”

  窗户说:“树说得对,如果你把我打开,风也会进屋来找你电脑前的蓝宝石、客厅里的米兰、鞋柜上的兰草。”

  聪人打开窗户,风,果然找进来了,还找到聪人的头发、脸,甚至身上暴露着的汗毛。聪人突然关上了窗户,不让风来找屋子里的家什。聪人喜欢屋子里叶子们的嫩绿,不喜欢世故的黑绿。

  茶几下的棉棒棒问:“聪人,你是看到的风,还是听到的风?”

  聪人对“听”很敏感,心里说,“我聪人怎么会用眼睛看呢?”于是,肯定地回答棉棒棒道:“当然是听到的。”

  棉棒棒坏坏一笑,“聪人,那我问你,风是什么样的声音?”

  没人问不要紧,棉棒棒这一问,聪人就回想,到底风是什么声音?聪人怎么也想不出来了。窗户一向与聪人要好,就让没关严的一条窗缝提醒他。聪人会心地笑了,“风声就像吹口哨,十分尖利。”

  窗外的树说:“聪人,风声不是尖利哨声。是‘哗啦啦’。不信,你打开窗子,好好听听。”

  “不对,是‘噗噗’之声。”一只高飞的风筝告诉大家,“我最知道风声了,没有风我就上不了天。高空的风声,最真实,与地上的声音不一样。地上的风声其实是楼房的声音、汽车奔驰的声音、尘土碰撞的声音、树叶摇摆的声音……”

  聪人谁的话也不相信了,跑到楼下,站立在宽广的马路中间。听风。风是“呼呼”的声音。

  风筝说:“不是,是‘噗噗’。”

  大家争论个不休,电脑前高高的蓝宝石,把嘴咧成叶子那么大,哈哈笑。

  大家问:“你笑什么?”

  蓝宝石说:“我想起了‘盲人摸象’的故事。”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可是我们的眼睛不瞎,耳朵也不聋,演绎不出‘聋人听风’,更演绎不出‘盲人摸象’的故事。”

  茶几里,沉默了多时的棉棒棒们,好像生了气,集体跳将出来,似张艺谋《英雄》里那密密麻麻的箭,“嗖嗖”地射进大家的耳朵里。

  风停时,已近黄昏。窗外的大地上异常干净,只看到倒在地上的几颗树。

  棉棒棒集合了。它们飞出了大家的耳朵,列队到茶几下休息。

  一个棉棒棒问大家,“这次你们知道风声是怎样的?”

  聪人支楞起耳朵听,又拉开窗户,还看着树,别说倒着的树,就是站着的树也没有告诉聪人,风是什么声音。

  只有倒着的树上的树叶,残喘着说:“棉棒棒堵了大家的耳朵后,风变着调,就朝我们来了,吹跑了风筝,弄断了我们好几棵树。似乎在说,它们没影也没声。”

  聪人又跑到楼下,站在宽广的马路中间,等了半天,黄昏默不作声地走到他的面前。风,早已走得无影无踪。

海口作文网 http://zuowen.hkwb.net [来源: 海口网] [作者:高海涛] [编辑:余冰月] 


网友评论


海口作文网联系电话:0898-66835632 QQ:81637827 E-Mail:81637827@qq.com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