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作文      投稿须知

毕飞宇:改编就像“爸爸嫁女儿”

海口作文网 http://zuowen.hkwb.net  时间:2018-07-03 10:37

根据茅盾文学奖得主作家毕飞宇同名小说改编的话剧《男人还剩下什么》将于7月4日至8日在东宫影剧院进行首轮演出。近日,毕飞宇专程从南京来到北京观看该剧排练,现场妙语连珠,不仅给剧组极大的支持与信心,还对话剧的大胆改编给予鼓励:“看别人改编自己的作品,就像爸爸嫁女儿,不能去干涉她婚后的生活。对艺术家而言,最重要的就是尊重和自由。我渴望得到的东西,也会给别人。”

恨时天才 爱时平庸

在排练场观看排练的毕飞宇,穿着剧组的T恤,上面印着根据他小说语言提炼的两句话:“恨时天才 爱时平庸”。

对于这两句话,毕飞宇表示:“那是我30出头时写的对这代人情感模式的总结:‘我们在表达恨的时候是天才,而面对爱却如此平庸’。因为年轻时,有一天我突然发现自己才华横溢,但那是在我骂人的时候。而在赞美别人时,我发现自己并没有那么有才华,而且我发现,这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我一直喜欢看NBA和世界杯,除了比赛本身,我更喜欢那种西方文明背景下,运动员在赛前把最大的自信留给自己,在赛后把最大的赞美送给别人的那种状态。这是我所渴望的精神状态和好的生活。所以我现在对我儿子唯一的要求就是,他在和别人踢球时,我希望他能够做到在输球后,可以走上前去对对方说‘祝贺你’。而这一点,我到现在还从来没有做到过。”

改编就像嫁女儿

《男人还剩下什么》的编剧和璐璐(图左),没有完全按着原著的内容改编,而是脑洞大开地写了原作中下一代人的婚姻和情感。看过排练后,毕飞宇表示:“这个戏改成这样,出乎我的意料。”并笑言道:“这是我的作品封底后面的一页。”不过毕飞宇非常理解和支持编剧的大胆改编,他说道:“写这部小说时,我很年轻,当时作品中很多东西更多是隐喻性的。这个短篇小说如果直接搬上舞台,其实也就是个小品的体量,不能支撑起一台戏。而这个话剧最大的特点,在于两个时空,把隐喻落地了。小说写的是我们这代人,但在话剧中,我们这代人只是影子,编剧把它挂墙上去了。而在舞台上主要呈现的,是我们这代人的下一代人的情感,由一代人的故事变成两代人的故事了。小说中的精神元素都在,但更多的是编剧的原创。对此我是吃惊的,也是喜爱的。作为观众,与其关注小说或是话剧,不如去关注两代人的情感模式。”

从《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到《青衣》和《推拿》,毕飞宇曾数次面对自己作品的改编。但无论是电影、电视剧或是话剧,他即便被邀请去现场,也从不干预别人的改编。对此他表示:“我对改编永远有自豪感,因为一个艺术家最有价值的地方,就是可以影响别人。一部作品的原著就像‘踢’了别人一脚,成为别人动起来的动因。至于这脚踢出去会怎样,我不用去管;编剧从中提取什么舍弃什么,我也都不去干涉;改得像不像我的原著,也一点都不重要。我对改编的原则是:事先沟通,沟通完撒手。我认为原作者和编剧就像爸爸和女儿,女儿出嫁后,爸爸不能过多去干涉女儿的生活。”面对作品被改编之后的各种评价,毕飞宇也认为:“我的看法不重要,而且后人是爱还是骂,对于一部好小说来说,它都不会死。它都活着,可以鼓励到别人,这也是作品最大的价值。”

海口作文网 http://zuowen.hkwb.net [来源: 北京晚报] [作者:王润 刘平] [编辑:王秋芳] 


网友回帖


海口作文网联系电话:0898-66835632 QQ:81637827 E-Mail:81637827@qq.com

2010-2011 www.hkwb.net AllRights Reserved

海口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